• <small id='h0yyej3v'></small><noframes id='ha14qgrl'>

      <tbody id='hg3jya2w'></tbody>
  • 我评如何写母亲

    发布时间:2020-10-01      来源:互联网


    近期看了老鬼写母亲杨沫的文章,又看了林清玄的思母情怀,均为感人至深,却是不同的风格与感动。 老鬼与林清玄尽管在中国当今文坛上都属大家,却有各自的独到与领域,呈现的精神食粮路数不同,作品的钢度与柔度也是各有屈张。 老鬼写母亲,是在写一个人。 一个家庭出了两位名作家,杨沫影响了老鬼,不仅以母亲的身份甚至是用一种伤害的方式。 杨沫不是一般的母亲,是时代潮流的作家。 原本我们多么羡慕名人当作家,而看了老鬼写母亲,深觉还是普通人做母亲好。 杨沫作为一个非常有思想的时代名人,她当母亲的方式也过独特。 对于家庭、对于孩子,对于社会角色的方方面面关于父亲的散文,她更在乎革命。 她讨厌陷入家庭生活的那种小资情调,她讨厌养育孩子的细腻与匠心,觉得那是一个没有革命理想、没有大作为的家庭妇女才有的情怀。 她太独到了,她的狂暴、她的不近人情,她怎么就会是位母亲。 杨沫的独特写就了她独特的人生。 她因母亲这一角色伤了孩子的心、伤了亲人的心,可谁叫她是杨沫呢?!老鬼写母亲,让人认知了杨沫鲜为人知的一面。 杨沫的才情、青春与朝气,全献给了她追随了一生的革命。 杨沫少时家中待她很冷,她的叛逆也有源可溯,她的思想似乎也总在受着最进步思潮的影响,她的步伐总是朝着很远的方向。 她的情与爱、她的选择与放弃、她的离径叛道,她行为在常人眼中不可思议。 她的人生是多彩的,也没耽误什么,孩子的成才,也许恰是因为她用一种反手法塑造,成就了他们的人生。 杨沫,在革命洪流中,有时在潮头、有时随潮而动,如同每一个人一样,也在生活中做着不断地的调整与改变。 可是不论多么超实脱俗,她终是一个生活在特定时代背景下的人。 老鬼写母亲,是在写一个中国文学史上有着名字的女人。 看她的照片,年轻时靓丽、老年时臃胖,使我们普通常人明白,人生都是在变的,尤其是那深陷入社会每一次变革中的人,她的轨迹更为曲折。 老鬼作为当今文坛的大家与大腕,看了他写母亲,你就会明白,一个处于高端写作的人,用往事写、用情怀写、用现实的欠缺与期待的圆满写,不做作、不虚伪、不矫情,骨架硬实,血肉丰满,全是生活真实砺炼后的丰富与魅力。 古时有余音绕梁而说音乐,好的文章也当是合卷品茗不绝的。 再看台湾名作家林清玄,他的命运也很为多舛,生活的千折百挠让他与佛学贴心贴肺。 这可能与台湾的学术氛围和佛事兴盛有关,也更与他人生的挫折与坎坷有关。 佛教,在常人看来,叫空门,人进去,叫遁入空门。 佛教讲放下,将一切放下。 而人生于繁杂闹世,初来时,都是为追逐而来的,只有到了不得己时才知道必须放下。 很多时,欲望处于一种永不满足的状态,而追逐却受多方先天亦或后天条件的限制。 人生中,不但追逐有望山跑死马的意境关于父亲的散文,就连手中拥有的也在追逐中不知不觉中失去。 人生变幻没有定数,对于亲人的生老病死、喜怒哀乐更是难以掌握。 命运无常且难以抗拒是人常常感叹的主题,面对必须接受的结局,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坦然面对与接受。 林清玄命运惨淡,母亲在纪念中,而妻子的状况也很不尽人意。 在一个男人的世界里,两个对他生活有着至关重要影响的女人是这样!林清玄写母亲,就是在写母亲。 那是一个孩子对母亲深情的无限眷顾与无以释怀。 人较与其它生命,最为可贵的就是一情”字。 而在七情六欲之中,母亲对于孩子的情最在其先。 如果把人生比喻为漂泊的船,那么母子之情的厚重与深远就是这船的发动和引擎设施,常常决定和影响着人的人生。 初来时,如春雨润万物,对人当是一生一世无声的影响。 想释迦牟尼当年,生贵为王子,后统制一国,在人之顶峰,应是登峰造极的荣华富贵,只缺一样——母亲之爱。 释迦牟尼生时母亡,这种巨大的缺憾成为他寻找人生真谛的直接诱因,直至在菩提树下修身开悟。 在人最真挚的情感中,母爱是用什么也不可替代、不可交换的。 有一句话说得特别好:每一个母亲都是一位天使,只因上帝忙不过来,把天使都派到人间做母亲去了”。 人的一生,应是传播爱的一生,而母亲就是传播爱的源头。 回头再看,老鬼写母亲与林清玄写母亲在手法上的天壤之别,都因他们不同情感的不同真实。 不论母亲是不是天使下派,但在尘世中作文,就有除了母亲角色之外的社会角色,为女、为妻、为母,或为农、或为工,或贫、或富,思想胆识才略选择各有取舍与不同。 各种提及父母的文章,对母亲慈祥、父亲严历的千篇一律只能是一笑一哂。 这是没有筋骨的单一,份量不足细品,内涵不够耐嚼。 人在我个体的眼中看来,应是苏轼的名言:横看成岭侧成峰,远近高低各不同”。 正因为人是一个多棱体,才显现了其矛盾性、复杂性、独一性与可爱性。 所以,写人物,如果不是多棱或从基础情感的写法,有会显现出不同片断的苍白。 人一生的形象,是一个提炼与凝聚的过程。 人作为社会的细胞,承担着不同的社会角色,角色有担当好的、有承载差的,把方方面面角色都扮演好的人­--不多。 只要是社会的人,必然有其独特的成长环境,特殊的生活经历,区别于他人的人生历程,在其个体上也必然显现区别于他人对人对事的取舍标准与爱恨喜怒。 不同人生的画卷中,总存有一些异样的感动;或者说,人的感动总来自于一些细细的品味。 百态人生,不可能是千篇一律的好,也不可能是一种角色全部一样的轻重。 固此我说,人生经历不一样、人生态度不一样,不可能走在同一套路之上。 文章,最为忌讳的是套路,最怕短缺的是独我。 就是再经过规整与总结后的一类人群,总结出她们的共性,却不应是一种模式。 我喜欢看那些能够表现父亲与母亲个性不同的文章,我喜欢看那些从不同侧面、不同角色去完整地表现一个人的文章。 在许多人笔下,母亲就是单纯的母亲,少言细语、吃苦耐劳;父亲就是专职的父亲,不擅表达、默默奉献。 好的文章,绝不应是母亲没有疲倦的忙碌。 人是一个不断调整状态的个体,必然要经过日月与斗转星移的磨砺,有疲惫、有伤心、有生活中酸甜苦辣一切的洗礼,有对美好的向往,有希望之后的努力,也有打击之后责任所付予的必然振作与对生活重负承担的必然坚强。 不要讲任劳任怨关于父亲的散文,不要讲无怨无悔,是人,情绪必然会在波澜中不断起伏与判定,必然在矛盾中充斥着挣扎,必然有着自我内心丰富的活动、必然有着个人行为不同于众的彰显,总有不同的喜欢,总有无暇的顾及,总有想有而不具备条件满足的愿望,总有不同的体味,总有被人忽视的细微。 那些愈表现一个人完美的文章愈显文章的苍白与空洞。
    中国散文家 古风散文 关于父亲的散文
      <tbody id='396t7203'></tbody>

    <small id='27q3jx7a'></small><noframes id='r1s9xrj2'>

      <tbody id='9m1qnt9j'></tbody>
  • <small id='w6ldkdqv'></small><noframes id='ysevltif'>